• 不喜欢足球吗?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,我正看呢 2018-11-22
  •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(大陆)、朝鲜、中华台北、香港、澳门,也可以有蒙古,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。其中,中国大陆、朝鲜,算东道主,直接参赛。 2018-11-22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8-11-21
  • 关于收纳你要学学变态日本主妇的3大法则! 2018-11-21
  • “上党红色国际马拉松赛”将在长治县举办 2018-11-21
  • 老年人社保年审如何更便利 2018-11-20
  • “买房号”就包买河西房?男子借机骗走170多万 ——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8-11-20
  •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——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8-11-20
  • 第三十三章 玩命拦车

    |

      五个人就这样彼此勾肩搭背的吼完了整首歌,歌声并不是很好听,钱启文的破锣嗓子混在里面,有的地方还跑调,但是五个人唱得很忘情,这不是在用嗓子喉,而是用心在呐喊。那一首歌的时间,流淌在他们脸上的笑容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,那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——纯。

      张扬他们一直立在原地,不曾离开,成了他们这首歌的忠实听众。他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,但是眼神深处却很好的掩饰了一丝希冀。因为他从赵禹他们身上发现了一种和亲情并立的情感,兄弟!

      正是这个时候,在失去父亲和大哥的悲伤情绪还没有彻底走出来的张扬,遇见了永远的大哥赵禹、蘑菇头牛b钱启文,闷 骚纯情郎孙奠英,二愣子周子昕,“人面兽心”李一帆。

      也许是命里注定,也许是今生随缘,非常巧妙的以这种方式相知相遇。多年以后,无意间提起,兄弟几个仍是唏嘘不已,蘑菇头钱启文还笑着说应该去谢谢周晨,谢谢他这崇尚香港古惑仔的小瘪三和他们在那条小胡同里约点、干仗!

      岁月再次回到那个镜头,吼完“朋友”这首歌,赵禹他们彼此看了彼此一眼,不知怎么就笑了,笑得很大声、笑的很淋漓。

      突然在这个时候,刚才唱歌的时候吼得还超大声的蘑菇头钱启文“咣当”一声,脸上还带着笑容,但是眼皮感觉好沉、好沉,闭着眼身体却硬挺挺的后仰了,一旁的赵禹眼疾手快,两只手飞快的抄住了她的身体。

      “启文!你怎么了?”赵禹一声大吼,他一边吼着,一边猛的摇晃着钱启文的身体,想着把他叫醒。

      “别吓唬我,启文!”李一帆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整个人都慌了,“别闹,别闹,你再不起来,我就把你蘑菇头给你剪去??!”

      孙奠英脸色很难看,他看了一下钱启文的情况,大吼一句,“快送医院,启文休克了!”

      “对,对对,送医院!”孙奠英的这句话点醒了大家,赵禹当即弯下身子就把钱启文背在身上,猛地就要背着他往胡同口跑去。但是刚站起身子,就两腿一软,差点摔倒在地。幸好,旁边的周子昕扶了他一把,这才没倒下。

      刚才的时候干仗的时候,由于过度兴奋他们没感觉到,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伤痕累累,毕竟双方人数悬差这么大,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凭着一股血勇震慑住了对方,但是实打实的棍子打到身上是生痛。现在神经不兴奋了,那身体上的软弱,全都体现出来了。

      李一帆脸上有些焦急,“禹哥,没事儿吧?

      “没事儿!”赵禹喘了口气,转过头看着昏过去的钱启文,笑了笑,“启文,没事儿昂,哥哥,这就送你去医院!坚持??!”

      “来,哥几个帮一把!”

      李一帆、周子昕、孙奠英三个人一起使劲儿,托着钱启文的屁股就把他弄到了赵禹的背上。四个人就这样背着钱启文疯跑,赵禹没跑两步,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,但是他还在坚持。

      “别急,兄弟。马上就好”赵禹大吼一声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猛的就是一个加速。真的很让难以相信,背着一个人也可以跑得这么快。

      大概跑出去,十多步左右,由于跑的太急,他一个没站稳,加上体力有些透支,直接就摔了下去,摔下去的同时,他伸开了双臂,直接自己重重的摔到了地上,脚踝的位置好痛,钱启文在他的身上趴着,也滚到了一边,她闭着眼,看起来异常的虚弱。

      后边的李一帆他们直接就急了,呼喊着向着他们跑来,“禹哥,禹哥,启文,你们没事儿吧?!?/p>

      赵禹一下就从地上爬了起来,刚爬起来,又摔倒了,他的脚裸好痛,可是这个时候他什么都顾不上了,他咬紧牙又把启文背了起来。

      “坚持,坚持住?!闭杂肀匙牌粑氖咕⑼皆号?。

      就听见启文“哥,我好痛,哥,我好痛?!碧谜杂砑蛑币璧袅?,他强忍着自己脚裸的伤痛,疯了一样的往医院跑。

     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张扬不知怎么的就感觉自己心里一阵悸动,整个人有一种莫名的冲动。

      他什么也没说,突然就迎着赵禹他们跑了过去。

      钟大胖有些愣神,冲着张扬就喊了一声,“扬哥!”

      张扬并没有回复他,还是愣直的往前走,一旁的程天柱看了钟共一眼,什么也没说就冲着张扬的背影跟了过去……

      后面的李一帆他们也跑到了赵禹和钱启文的旁边,几个人想要从赵禹的背上把钱启文接过去,但是赵禹死活不同意,这个时候就听见有脚步声到了身边,他一转身,看见了张扬。

      张扬面无表情,声音没有一点色彩“你这样的速度,等你把他背出去,他的血都要流干了?!彼低昃桶亚粑谋吃诹俗约旱纳砗?,猛的加速就跑了出去。程天柱也跑了过来,二话没说愣是直接把把张扬拦住,一把扯过钱启文,动作挺粗鲁的,后面的李一帆看到他的笨手笨脚差点就当场骂了娘,好在程天柱只是把他背上,就拼命地往胡同的出口跑去。

      李一帆把还没有骂出口的话咽了下去,忍者自己的伤痛,咬了咬牙,和周子昕、孙奠英死命的追着张扬和程天柱。

      赵禹自己站在原地,楞了一下,接着,他连忙擦干了自己的眼泪,看了眼胡同口。就开始追张扬,他的脚裸是真的好痛,他们几个身上都有伤,,自然都追不上张扬他们的速度,慢慢的,张扬他们消失在了他的视线。

      “禹哥,他们行么?”李一帆望着已经消失不见的张扬他们,不由担心的问了一句。

      赵禹的眼睛深处也是有着一丝担心,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,“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,启文伤的这么重,要赶紧把他们送到医院!快!”

      “恩!”

      李一帆他们应了一声,跟着赵禹就拼劲全力的追赶。没一会他们就出了胡同,就看见,程天柱把钱启文背到背上,一旁的张扬和钟共正站在马路中间拦车。

      尽管两人吼得声嘶力竭,可是连续过去两辆出租车都没有停车,擦着他们的边就跑了。气的钟大胖在那破口大骂。

      赵禹两眼血红,一瘸一拐的奔着程天柱就过去了,他的脚腕很痛,痛的咬得牙齿咯噔咯噔作响。

      “启文!”

      他异常粗暴的拽了程天柱一把,在张扬的示意下,程天柱把背后虚弱的钱启文轻轻递给了赵禹。

      赵禹接过钱启文,脚下一软,就直接坐到了地上,用袖子不断地擦掉钱启文头上流下来的血迹,不断大声地喊着钱启文的名字,眼泪奔流而下。

      “拦车!”李一帆一声大吼,毫不犹豫的站到马路中间,把双臂张开。

      他后面的孙奠英、周子昕跟在他的身后,也是打开双臂,冲着迎面驶来的一辆出租车大声喊叫着,“停车!”

      马路上这下又多了三个血迹斑斑孩子,这下来往的车辆更不敢停留了,尽管他们不断的哀求着,但是丝毫不起作用,他们就这么看着第三辆车从他们身边毫不留情的疾驶而过。他们瞬间绝望了

      赵禹怒吼了一声“我*你们妈?。?!”他站在大马路上疯狂的嘶吼,声嘶力竭,双眼血红“你们他妈的还有没有人性?!?/p>

      接着,就看见启文“哇啦” 的一声,整个人往外吐了一口血水。

      “启文,启文!”赵禹又吼了起来,一边吼,一边跑到了自己钱启文的边上,一把就把启文抱了起来,他眼圈红了,他是真的急了,,他看着启文痛苦的表情,简直要疯了“?。。?!”他站在马路边上又痛苦的叫喊了起来,异常的压抑,他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。

      “禹哥?!逼粑恼飧鍪焙蛐α?,很虚弱,伸手摸了摸赵禹的脸“哥,我,我会死吗?”

      “不会,肯定不会?!?/p>

      赵禹咬着牙,目光坚定“坚持住,天塌下来,也有哥给你扛着?!?/p>

      他一咬牙,又把启文背了起来,沿着马路疯狂的奔跑,脚裸好痛“坚持住,坚持?。。?!

      程天柱把眼睛看向张扬,毕竟他和张扬不一样,对于这些还是有经验的,刚才他背着钱启文的时候,发现他嘴角咳血,就知道他一定刚才伤的不轻,要是不及时治疗,很有可能没命的。

      张扬看着赵禹现在这幅模样,心下一阵悸动,望着向着这边驶来的一辆金杯面包车,一咬牙,猛地横躺在地上。

      李一帆看着张扬躺下,一下子就愣住了,眼神中流露出感激的色彩,他们二话没说就并排躺在张扬的身边,公路瞬间被堵死了。

      钟共看了一眼还在狂奔的赵禹,又看了一眼躺在公路中间的张扬,嘴角一撇,非常不情愿的也躺在地上,

      “呲…….”

      那辆金杯车本来车速不慢,可是突然间看到前面的马路上的人横躺在地上,驾驶员只得猛地踩下刹车。

      两道黑漆漆车轮印被生生拖近二三十米长,金杯车冒着黑气停在离张扬不足三米的地方。

      “傻蛋,有病么,找死能换个地方吗?”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伸出脖子,气急败坏的冲着地上张扬他们就是一阵怒骂。

      张扬望着离自己只有四五米的面包车,整个人不停地颤抖,冷汗瞬间湿透了后背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    “哥,求求你,救救我兄弟!”李一帆从地上爬起来,带着哭音冲着司机的大喊道,“求您了,好人有好报!”

      赵禹也不再跑了,转过身来,眼神带着一丝期盼的色彩望着司机。

      司机皱着眉头望了一眼赵禹背上钱启文一眼,摇了摇头,又看了一身血迹的赵禹他们小哥几个,露出一丝忌惮。

      略一沉默,有些不情愿的说道:“上来吧,我送你们去医院?!彼低昃屯芬膊换氐幕氐搅思菔皇?。

      赵禹一听这话,露出了异常的欣喜,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!”背着钱启文就往车里钻。李一帆他们也是同样的欣喜表情,三个人冲着司机道了一声谢,就帮着赵禹把钱启文小心翼翼的放到面包车的后座上。

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  • 不喜欢足球吗?足球体现了一种自由奔放的阳刚之美,我正看呢 2018-11-22
  •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(大陆)、朝鲜、中华台北、香港、澳门,也可以有蒙古,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。其中,中国大陆、朝鲜,算东道主,直接参赛。 2018-11-22
  • 特朗普和金正恩先后抵达嘉佩乐酒店 会晤即将开始 2018-11-21
  • 关于收纳你要学学变态日本主妇的3大法则! 2018-11-21
  • “上党红色国际马拉松赛”将在长治县举办 2018-11-21
  • 老年人社保年审如何更便利 2018-11-20
  • “买房号”就包买河西房?男子借机骗走170多万 ——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8-11-20
  • 不断开辟21世纪马克思主义新境界 —— 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8-11-20